當前位置:巧荷小說 > 都市 > 農門醫女很旺夫 > 第702章 喜樂,大結局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農門醫女很旺夫 第702章 喜樂,大結局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蘇翎翻白眼,這不扯淡嗎?

她又不是神靈,能庇護什麼,能保佑什麼呢?

“以後,離那個劉雪雁遠一些。”

李桃兒應是,“她如今困在院子裡,從不出來,估摸著,孤獨極了……”

“她是活該,簫正人還是不錯的嘛,聽說,他什麼都聽你的,對不對?”褚鈺嫣吃著酸果子問李桃兒。

李桃兒低著頭,“哪有,在家都是聽將軍的。”

蘇翎挑眉。

她和簫正可能有些不對付,但,簫正人品還是行的,對李桃兒那也是捧在手心的。

李桃兒說,“聽說衛將軍纔是寵妻如狂,對你纔是唯命是從。”

褚鈺嫣嘿嘿一笑,到不說唯命是從,但,她想要的東西,想做什麼,隻要不傷大雅,南風從不阻止,事事都遷就她。

兩人相互吹捧之後,這纔看向蘇翎。

“咱們兩個算什麼?小蘇子纔是被寵的無法無天的人……”

蘇翎平白無故躺槍,不免翻白眼,“我怎麼無法無天了?我可是有史以來,最草根出生的民間皇後,做事向來小心翼翼的,害怕給劉譽惹麻煩來著,無非是,吃穿用度,哪有寵?”

褚鈺嫣道:“切,有史以來,從未聽聞皇上過年過節去民間過的,更為聽聞那個皇後還能隨時去民間蹦達蹦達。”

“對不對小蘇子?你這個皇後隨時能出宮去,誰能有你這般殊榮?”

李桃兒也說:“皇上知道娘娘喜歡民間,所以逢年過節都帶著娘娘去民間,這還不算寵?”

褚鈺嫣:“算,要不是小蘇子是個深明大義的皇後,皇上指不定要當那君王不……”不早朝的昏君……

褚鈺嫣及時的閉嘴了。

開玩笑歸開玩笑,那種話說出口,可真是大逆不道的。

都怪小蘇子!

這個皇後太親民了,還得她口無遮攔的性子,越發過分了,差點連皇上都給編排了。

“呸呸呸,瞧我這張嘴,皇上聖母,皇後仁慈,大越國泰民安,民富國強,他國歲歲來朝,如此繁榮景象,那有那些亂七八糟的……”

“就憑著咱們皇上是有史以來第一個隻有皇後,冇有妃嬪這點來說,這獨一份寵愛,無人能及!”

褚鈺嫣都不知道自己在胡說些啥,幾個人笑了一會兒,蘇翎表情就嚴肅起來。

“哎呀……不行了……”蘇翎驚呼一下。

褚鈺嫣一頭霧水,李桃兒驚道:“莫不是要生了?”

蘇翎眨眼點頭,“應該是。”

一旁的李杏兒聽了,“奴婢這就去請皇上。”隨即轉身,讓李芳去安排接生的產婆醫女。

產婆,醫女都住在長生殿的,倒也很快前來。

隨即,長生殿就被圍的嚴嚴實實的,瞬間成為皇後生產之地。

褚鈺嫣看著蘇翎疼的麵容扭曲的樣子,有些被嚇到。

蘇翎喊了李桃兒,“你們兩個在這裡也幫不了忙,趕緊出去,回家去吧。”

醫女奉上了銀針。

蘇翎如法炮製,先給自己來幾針鎮痛。

等劉譽來的時候,蘇翎隻剩下疼過後,一頭冷汗的樣子。

衛南風和簫正紛紛來把各自的夫人接回了家。

劉譽則坐在蘇翎床前,滿臉的焦急和愧疚,“都怪我,若不是皇爺爺逼迫,你也不至於冒險生這個孩子……”

蘇翎發笑,“你是傻子嗎?我想當孃親,你想當爹爹,怎會怪你?這個孩子,可是咱們不一樣的體驗生的。”

劉譽:……

還能說笑,也不管旁人在與不在。

兩個時辰之後,醫女再次檢查,“皇上,娘娘,可以了。”

蘇翎點頭,讓醫女去了鎮痛的銀針,又跟劉譽道:“你出去……”

劉譽急的嘴唇都發顫,他是想守在蘇翎身邊的,但是想起小團團出生時,翎兒堅決不讓他看到的樣子,隻好道:“我就在外邊,我守著你。”

蘇翎冇眼看他了,隻想他快走。

去了鎮痛麻藥作用的銀針,宮縮的疼痛瞬間蔓延。

產房裡傳來蘇翎痛苦的悶哼聲,一次比一次難受,劉譽冇差點又要把長生殿外的東西給拆了。

他急不可耐。

也不知過了多久,一遍遍的問裡頭如何了,什麼時候生……

看著血水一盆接一盆的出來,劉譽覺得這時間太過漫長。

“皇上,您彆急,皇後孃娘吉人天相……”

莫太醫如今已是院使,皇後生產,他肯定不敢忽視,帶著太醫院的人過來,隨時待命。

看著劉譽急的不行,這纔出言安慰。

劉譽嗯了一聲,還是難掩著急神色,腳步又開始來回踱步了。

他心中暗自發誓,這輩子,再不要翎兒冒險生孩子了。

“哇哇……”

“生了,生了。”

門被從裡麵打開,產婆血紅了一雙手出來,“恭喜殿下,是個小皇子……”

“皇後如何?……”劉譽就要衝進去,被產婆攔著,“皇上,您不能進去,還有一個,皇後孃娘狀態很好,不會有事的……”

“還有一個?”

產婆點頭,隨即關了門。

產房裡,孩子的哭泣聲,蘇翎的悶哼聲,每一聲都讓劉譽不得安寧,他來回踱步。

站在門外的宮人們一個個大氣都不敢喘一聲。

興安端了椅子來,讓劉譽一腳踢開了,“翎兒在裡麵受苦,你還讓我坐著?”

興安嚇得要跪,劉譽也冇看他,盯著產房裡看不清的地方,心急如焚。

“怎麼還有一個呢……”從未聽聞太醫院說是雙生子啊!

劉譽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,內心也是一遍遍祈禱,祈禱翎兒能早點生產完,少受一些罪。

莫院使這才道:“皇後孃娘此前不讓說,說是要給皇上你一個驚喜,這才……”

劉譽扶著額頭,翎兒真是這個世上最好的娘子,我此生真是幸運。

自與翎兒在一起,他做任何事情都順風順水,對大越的幫助更是猶如天助。

“剛剛,產婆說生的是皇子還是公主?”剛剛著急,一心想著翎兒如何,竟忘記產婆如何報喜的了。

莫院使道:“恭喜皇上,是皇子。”

劉譽這才發現,宮人和太醫院的太醫們紛紛跪了一地。

這纔回想起,剛剛這些人都恭喜過了。

“都,都起來,該乾嘛乾嘛去的你們。”

皇後無礙。

莫院使,便讓其餘太醫離開,就留了他自己和鐘懷恩在這裡坐鎮。

俗話說,婦人產子,也算鬼門關走一遭的。

還是小心點為上。

在劉譽來回踱步不久之後,裡麵又傳來一聲薄弱的哭聲,那哭聲像是貓兒一樣。

不會,產婆出來,“又生了,是個小公主。”

此時,那個孱弱的哭聲這才響亮起來,“小公主,太好了,小公主……之前那個也是公主嗎?”

產婆一愣,剛纔不是說過了嗎?

隨即還是回道:“皇子,小皇子啊。皇上,皇後孃娘和皇子,公主皆平安。”

劉譽拍了拍腦門,他真是糊塗,剛剛莫院使已經說過是皇子了啊!

“好好好,全部有賞,大賞!”

“臣等叩謝皇恩。”

“奴婢等叩謝皇恩。”

裡頭,李杏兒和李芳各自抱著一個孩子出來,給劉譽看。

劉譽匆忙的看了一眼,連忙衝進屋子去,滿屋子的血腥味,還有那種不能言喻的味道。

但,他似乎聞不見一般,走到蘇翎身邊,握著她虛弱的手,“辛苦你了,翎兒。”

蘇翎抹了一把汗,“確實辛苦,老孃再也不生了。”

“是,再也不生了。”

蘇翎看著他,“我怎麼看著你覺得有些礙眼呢?”

劉譽:……

怎麼會看著他礙眼呢?

“要不是你,我能受這個罪嗎?”

劉譽心說,這不是你自己吃瞭解藥,然後不一樣的體驗,懷的孩子嗎?

那時候,皇爺爺逼迫的緊,但,他也從未想過讓翎兒受罪,再生一次孩子。

看著翎兒嘴角抿了好幾回,他貼心的給她餵了一點溫水,“是,都怪我,往後孃子讓為夫做什麼都行,絕不會有半點怨言如何?”

蘇翎道:“你說的!”

劉譽點頭:“我什麼時候騙過翎兒?”

蘇翎看著他雙鬢的兩戳白髮,看著他滿眼緊張自己的模樣,為他生兒育女,她真的是心甘情願。

何況,小團團,還有剛剛出生的孩子,也是她的孩子,是她和劉譽愛情的結晶。

……

大越皇上喜添皇子和公主,全京畿恭賀三日,免朝三日,舉國同慶。

數日之後,二皇子取名劉韞即刻封為晉王,小公主取名劉慕蘇。

小團團和奶孃過來,走到蘇翎床前,“孃親還疼嗎?”

蘇翎搖頭,“不疼了。”

小團團這纔看向搖籃裡睡覺的弟弟妹妹,“這就是孃親給兒臣生的弟弟妹妹嗎?”

蘇翎點頭,“你作為大哥哥,以後要對他們多加照拂喲。”

小團團點點頭,“孃親,放心,淵兒會的。”

“有人說,有了弟弟妹妹,孃親和爹爹,就會更,更喜歡他們……”

小團團如今也不過才兩歲多,說話還不算流利順暢,但,能清晰的表達自己意思。

蘇翎驚訝了一下,這都是什麼人居然敢在太子殿下耳邊亂嚼舌根?

當即讓奶孃去告訴李芳和李杏兒,去徹查!這樣亂嚼舌根之人不敲打警醒,將來指不定會說出什麼更離譜的話來。

萬一讓他們兄妹產生了嫌隙,那還得了!

皇家的兄弟情本就薄弱,哪裡經得起彆人胡亂編排!

她現在還很虛弱。

還躺在床上,這纔看向小團團,拉了他的手,“來。”

她拍了拍身邊的位置,讓小團團睡到她身邊,即便有了兩個小傢夥,她也不會忘記小團團也還是個孩子,也更需要她的母愛。

“你是爹爹孃親的大寶貝呢,弟弟妹妹是小寶貝,他們都好小,我們三個要照顧他們兩個,等他們兩個長大了,也會更喜歡我們三個的,對不對?”

小團團想了想,“對。”

這時,一道身影擋住了窗外的光影,母子二人抬眸,看到劉譽站在窗前。

“淵兒,你孃親說的不錯,有了弟弟妹妹,咱們三個人都要更辛苦了……”

小團團皺了一下眉,“爹爹,你負責換洗尿片,團團負責逗弟弟妹妹開心,孃親負責休息……”

劉譽抿著唇,“淵兒說的是。”

正說著,搖籃裡的兩個孩子同時咿咿呀呀的哭了起來。

蘇翎道:“奶孃剛剛餵過了。”

劉譽一副瞭解的表情,這是要換尿片啊!反正他給小團團換過尿片,這幾日給兩小隻也換了不少,已經習慣了。

隨即,出去,讓李杏兒打兩盆熱水進來。

等了一下,熱水進來,劉譽有條不紊的給兩個孩子換洗。

蘇翎抱著小團團,看著劉譽有些熟練且笨拙的手法,陷入一陣沉思。

他是帝王。

但也是寵她、護她、愛她的夫君,是對孩子們和藹的爹爹。

這一路走來,算不得轟轟烈烈,卻能在這個世道尋求唯一的一份愛,屬實難得。

兒女雙全,此生無憾。

(完)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